花花花

【伍史】爱就爱吧(2)

伍六一手上的动作停了下来,巨大的慌乱冲击得他头晕目眩,于是索性把额头抵在茶几边缘,盯着照片出神。然而他始终无法集中注意力,脑海里只是存留着史今的笑容,没有办法去留意照片的其他细节。


这个笑容曾经与自己每日相伴,如今它绽放在一个另一个人身边,一个姑娘身边。回忆如同夜晚的潮汐,慢慢涌上来,一点点吞没伍六一的失落。


征兵的时候,史今也是这样笑着对他说,跟我走吧。没想到这一走就是九年。

逞强做完256个腹部绕杠的时候,史今也是这样笑着接住他说,我可太稀罕你了。从此门门训练都要争第一。

冒雨出任务结果感冒发烧的时候,史今也是这样笑着摸摸他的额头说,我比你自己还更关心你呢。只有伍六一自己才知道连着两天装睡的滋味可真不好受。

当选为班副的时候,史今也是这样笑着揽住他的肩说,合作愉快。然后钢七连就有了一位最称职的班副。

在口袋里七掏八找的时候,史今也是这样笑着晃一晃手上不知道什么时候拿出来的烟,笑他,这还没到月底就没烟抽啦?于是便心安理得地享受着这特殊的待遇。

冲许三多发脾气的时候,史今也是这样笑着叫他,哎,六一!没想到后来许三多也成为了伍六一的牵挂。

送史今去车站的时候,他也是这样笑着递给伍六一一条烟,说以后少抽点,左一根右一根到底有什么好抽的。伍六一只拿出了一包,将其他的都塞回到史今手里——

“不会太久,也不会坏。”


伍六一突然从回忆中惊醒,因为他发现自己的承诺至今还未曾付诸实践。三年都快过去了,也许那条烟早就坏了,他苦笑了一下,拾起照片放在一旁,抽出信纸仔细地读起来。


信的内容并无太多变化,仍旧是一些日常琐事。伍六一来来回回看了几遍,发现通篇都没有提到那个姑娘,只是说最近去了一趟长白山,景色多好多美之类。


难道他们进展如此迅速,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就发展到了相约去旅游的地步?那为什么班长在信里什么都不说,这种事情为什么要瞒着我?是怕我伤心?不对不对,我只是他的战友而已。寄照片给我就是分享他的喜悦嘛。不过他的信总是很详细,连一件小事都不放过,信里没写他和这位姑娘的关系,那就说明他们没什么关系,一定是这样的。啊,不可能,没关系为什么要合照?并且还把照片随信一起寄过来了呢?……


伍六一再度陷入一种混乱,各种自相矛盾的想法在他的头脑中互相搏斗,他觉得这些念头就像是洗涤剂冲出的泡沫,越积越多,挤占脑海里的每一寸空间,逼得他无法正常思考,不得不喊停。还是打个电话问问吧,问明白了一切就都好了,他心虚地说服自己,拨通了史今的手机。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