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花花

这是我的温柔(1)

       看到程继承的人放下了枪,孟韦终于松了一口气,慢慢松开因为紧扣扳机而僵硬发白的手指,闭上了眼睛。并不是害怕冲突升级才挺身而出,只是因为木兰在那里,在那个与他对立的有着刺眼阳光的地方。

**************************************

       民国二十八年的冬天,正是小寒时节,父亲亲自到重庆找回了大哥和自己,本该温馨的团聚场面因为母亲和妹妹的死变得无比沉重。三个人站在重庆灰扑扑的氤氲里,各自心潮起伏,然而谁也没有先开口讲话。孟韦红着眼眶,心里就像是开了一场辩论会,两个小人儿一个为大哥争辩,另一个为父亲开脱。大哥不愿回去,他没有错,眼睁睁看着母亲和妹妹在轰炸中丧生,撕心裂肺的疼痛难以言说,想到这,右眼眼泪夺眶而出;父亲只身去了重庆,他也没有错,国家兴亡匹夫有责,哪怕只是为了站在国家背后的孔、宋两家,公然违抗命令的后果将是显而易见的,一家人难道要从此风餐露宿么?可想父亲在得知噩耗之后该有多么心痛,身不由己啊,孟韦想着,左眼也流下一颗泪珠。方步亭看见孟韦哭了,缓缓开口:“孟韦,擦擦你的眼泪。你跟我回北平,孟敖不回就不回吧。”接着转向孟敖,眼里藏着无尽的心痛:“你也不能留在上海,我明天就安排人让你去参军,也好有人治治你这个倔脾气。你母亲和孟芸的事,也不要多想,家里的一切我都会料理好的。”孟敖仍是低着头,一言不发,长长的睫毛垂下来遮住眼睛里闪动的光芒。

       临走了,方步亭先上车,孟敖拍了拍孟韦的肩膀:“照顾好行长。”瘦弱的孟韦突然紧紧地拥抱了眼前这个故作冷漠的大哥,郑重地说:“会的,你也保重。”完全不像是一个十三岁的少年。天生的善良和忠厚让他早早的就成为一个稳重的大人了。

**************************************

       一进院门,就有个小人儿雀跃着跑出来,高声叫道:“大爸,小哥!你们回来啦!”到了方步亭跟前直嚷着要抱,方步亭的脸色柔和了起来,一把抱起这个圆嘟嘟的小姑娘:“木兰,几天不见,你又变重啦。”“我是小孩子,胖一点比较可爱!”噗嗤,孟韦忍不住笑了,三年了,小家伙还是这样伶牙俐齿。

       进了屋,只见姑父围着围裙匆匆从厨房里出来,带着歉意的笑容说道:“孟韦呀,今天姑父掌勺,没能去车站接你,不会怪我吧?”“怎么会呢,姑父的手艺我也好久没有尝到了!”姑父确乎是憔悴了一些,眼睛也不像从前那么有神,但笑容还是那么温暖。“姑妈呢?”话一出口,孟韦就意识到不该问,因为空气中突然有了一丝伤感。但这种伤感很快就被稚嫩的童声抹去了:“我妈妈去美国了!”“对对,你姑妈因为工作原因被调去美国了,五年以后才能回来。所以这段时间我们就先住在这啦,孟韦不会介意吧?”孟韦这下清楚地知道,姑妈是和母亲、妹妹一样,去“美国”了,心中的酸楚泛上来,可还是装出一副笑脸:“欢迎欢迎!有木兰在我也有伴啦!”不曾想,这一伴就是十年。

**************************************

**************************************

脑细胞已死,多吃点看看能不能续上2,自娱自乐欧拉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