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花花

【伍史】爱就爱吧(7)

听到电话里那个女孩对伍六一亲昵的表现,史今心头突然升起一股无名之火。他也不知道自己在发什么脾气,总之是不能再听下去了,他失态地挂断了电话。并且在之后伍六一回拨时任由铃声开始又结束,结束又开始。


史今仿佛对所有人都是温和而友善的,他好像没有棱角、没有脾气。只有伍六一知道,他的这位班长任性、执拗、着急的时候会说脏话、生气的时候不讲道理。今天史今又闹情绪了,在伍六一面前,而且这回还和以往不同,这种情绪是前所未有的,我们一般称之为——嫉妒。


史今双手抱头,努力使自己平静下来。他感觉到自己好像又回到了钢七连三班,回到了石桌石凳旁,回到了许三多刚来的那个时候。可是现在的情况比把许三多教成一个堂堂正正的兵还要棘手,他的班副好像恋爱了!


联想到之前半夜打错才打给自己的电话、鼓励自己和相亲女孩交往的话语、不再写信联络的坚决语气,史今才觉得自己着实有些迟钝了。太笨了,他对自己说,太贪心了。


从不迟到早退甚至轻伤不下火线的史今在众人的惊愕的目光中走出了公司,他跟前台说:“我生病了先回家,工作你对接一下吧。”是的,他的心病了。


回到家他鞋也没脱,直接坐在了沙发上发了好一会呆。然后起身给自己倒了一杯白酒,一边喝一边回想自己那深挚卑微的心思。他觉得自己可笑又可怜,于是笑笑又哭哭,一杯酒没喝完就醉倒在了地板上。


他正坐在步战车上佯装发脾气,看着伍六一深情地注视着自己,一步、一步踏着舷梯走上来,自己的心也跟着他的脚步,重重地一拍、又一拍。伍六一突然右腿往前一步,上身前倾,他轮廓分明的脸庞渐渐向史今贴近。史今的心突然收紧了,全身的血液都集中在一块,随时准备带着幸福奔逃向身体每一个角落。伍六一笑了起来,史今也笑了起来。可是一瞬间场景就变了,史今坐的不是步战车而是悬崖,自己没能抓住伍六一的手只能看着他急速坠落深渊。“六一——”


史今惊醒过来,满头大汗。还好是个梦。天刚蒙蒙亮,他打开电视准备看一会再去上班。电视里正在播报一则突发新闻:“今日凌晨,贵州省毕节市黔西县锦星镇境内突降暴雨,累计降水量达157.59mm,引发山体滑坡1.4万方。导致当地一建筑工地垮塌,5人受伤,2人失踪。目前抢险救援工作正在有序开展。”


“啪!”史今手里的遥控器掉在了地板上。山体滑坡、黔西锦星镇、建筑工地,六一!

【伍史】爱就爱吧(6)

“班长,我不一定能过来。这边工程还没完工,估计过年也放不了两天假。”伍六一说的倒是实话,这种凿山开路的大型工程工期早就定了,每天都在赶进度,即使逢年过节也是不敢随意停工的。


“嗯,我就是问问,万一你有空呢。嘿嘿。”史今发出沉闷的笑声掩饰着失落,“你最近还好吗?”


“我,我挺好的,你……”“你怎么样”,只是四个字而已,却漫长得像一场电影,伍六一犹豫着只蹦出了第一个字就被一个清脆的女声打断了。


“六一!尝尝这个!“陈小曼兴冲冲地举着一块猕猴桃要他张嘴:”可好吃了!张斌他们上午去县里带回来的,我怕给他们瓜分完了,还给你抢了几个呢,喏。“她打开单肩包给伍六一展示自己的战果,整张脸就写着两个字——”夸我“。


伍六一嘴里硬是被塞进了那块猕猴桃,他含混不清地说:“谢谢你,不用这么客气,你带回去自己吃吧。“陈小曼撇撇嘴:“你这个人真不解风情,我给你放宿舍去吧。”


陈小曼刚刚大学毕业,虽然学的是土建专业,但是作为一个初出茅庐的姑娘,公司领导还是安排她先做些后勤方面的活。而她正好就和伍六一在同层楼办公。明眼人都看得出来她对伍六一有点意思,总是爱缠着伍六一请教问题,经常给他送吃送喝,甚至自作主张亲昵地叫他“六一”,所以这回她非闹着要来贵州大家也见怪不怪了。可是伍六一对她总是不冷不热、公事公办,弄得大家都常打趣地问他:“您是当代柳下惠吗?”


伍六一怎么会不知道陈小曼的心思呢?可是他心里早就有人了,他不想耽误陈小曼,所以也单独找她聊过。没想到这姑娘也有着一股子蛮劲,她很坦然地说:“你心里有人了又怎么样?喜欢你是我一个人的事。再说你还没结婚吧?那我也不算违反道德。我相信你总有一天会喜欢我的!”伍六一实在没辙,只能由着她去了。可是对班长什么都说的伍六一,独独从来没有提起过陈小曼这个人。


伍六一急急忙忙咽下猕猴桃,赶紧接着讲电话:”喂,班长。“而对面只是传来”嘟……嘟……“的声音,史今不知道何时挂了电话。伍六一赶忙回拨过去,却得到”您拨打的电话暂时无人接听“的回应。他可能去忙了,伍六一为史今找了一个提前结束通话的理由。


嘴里仍残留着的猕猴桃的味道,甜蜜却泛着莫名其妙的酸涩。

【伍史】爱就爱吧(5)

快到目的地的时候伍六一才给史今打电话,隔着车窗外呼啸的而过的山川田野,他们的声音在落日的余晖中相遇了。

“班长,公司派我来贵州做那个隧道项目了。走得急所以……”

伍六一话还没说完就被打断了,“你在哪?贵州?”史今特有的温暖而略带沙哑的嗓音经过电磁波的传送显得愈发焦急。“你不是说这个项目不归你管吗?怎么又派你来了?他们不知道你腿不好啊?老骆也没帮你说几句?还是谁推给你的?你也是,怎么就不知道拒绝呢?哎呀,这事儿整的,你说你这么大个人了怎么就不会照顾自己呢?”

史今罕见地问了一大串问题,压根都没给伍六一回答的机会。好不容易等他停下来喘口气,伍六一就赶紧说:“没,没人欺负我。公司的任务嘛,我怎么就不能做啦?我也想攒点经验呗。再说这边条件没你想的那么差,我又不是一个人,还有后勤小组呢。”

很显然情急之下伍六一忘记了圆谎。他忘记了之前在信里跟史今吐槽这个隧道项目,说条件艰苦人人都不愿去,所以一直也没定下来人选。还得意洋洋地写没人会叫自己去,看来残疾也并不是全无好处。撒谎果然是一项极其艰巨的脑力劳动。

史今一听就知道伍六一没说实话,他的这位班副一说谎就会脸红,眼睛看着斜下方,只剩一对儿睫毛扑闪扑闪。尽管现在看不见他的脸,但是突然加快的语速出卖了他的表情。绝对是他自己要求去的,史今心想,他一定在逃避什么。所以史今没有打断伍六一,静静地等待着他想要引出的主题。

“班长,这次走得急,所以就没来得及给你回信。我们吃住都在项目上,这儿离锦星镇都有好几公里,收发信特别不方便,所以咱就先不通信了吧。这不是还有手机呢吗,有事就电话联系。”

他在逃避我。史今心下黯然一片。难道我那一点点超乎友谊的心思已经被他察觉了?这样做是在委婉地告诉我他不能接受吗?史今突然觉得天气有些反常,刚才还是阳光明媚,怎么一瞬间就飘落起了鹅毛大雪呢?他突然长长地叹了一口气,然后说:“嗯,常联系,挂了。”

史今的叹息在伍六一听来却更像是一种卸下包袱后的长吁,他想,班长一直这样照顾我也累了吧。情绪真是个魔鬼,遮住人的眼睛让你看不见真心。

工地上的生活单调而乏味,可因着忙碌倒也过得很快。不知不觉就快到正月了。在将近两个月的时间里,伍六一和史今一次也没有联系过。他在等他,而他,在等他。

伍六一从来没有这么频繁地梦见史今,梦见他们一起搭建隐蔽工事、一起晨跑万米、一起冲洗步战车,梦见史今弯弯的眼、浅浅的酒窝和微笑的唇。伍六一拼命告诫自己,不管多么思念那个人,都不可以再去打扰,他即将或者已经拥有了安稳的幸福,这是最好的结果。

史今则每天都在找理由给伍六一打电话,可是每一个理由都会被他自己否定:太做作了、太刻意了、太随便了、太正经了、太矫情了、太平淡了、太愚蠢了……而且史今一直无法找准打电话的时机,早上担心会吵醒他的同事,中午担心会影响他吃饭导致消化不良,晚上担心会降低他睡眠质量,其他时间担心他工作太忙无瑕闲聊。

不过机会总是留给有准备的人。伍六一在某一天的12:36分接到了史今的电话,这个时间点很微妙,他结束了上午的工作,刚刚才吃完饭,还没来得及午休。

“六一啊,三多说他过年休假要来佳木斯,也很想见见你。”

也。

【伍史】爱就爱吧(4)

“为什么?”项目总监骆明生惊讶地看着眼前的倔强后生。即使伍六一是自己一手提拔上来的,但有的时候还是看不懂他。


伍六一退伍后没有托人找关系进行政事业机关,也没有把军人履历作为敲门砖去找工作,而是不声不响地寻摸到了一个建筑工地,从搭脚手架干起。家里人都怨他太笨,不会为自己着想,高城更是气得摔电话,骂他非得把另一条腿搞废了不可。


可是伍六一还是坚持自己的想法,在部队呆了那么多年,早就失去了对社会的正常认识,要想看清楚外面的世界还是得从最基层做起。况且作为一名老兵,他觉得这并不算多苦,靠自己的努力吃饭也不丢人。所以他很坦荡地直接告诉了史今,史今没有责备他,只是说“好好努力,注意身体”。不论他做什么决定,史今仿佛永远都可以理解他,并且坚定地支持他。


工友们起初并不知道伍六一的来路,问他他也只是说乡下来打工的。后来他们听他接电话说些什么高副营长、钢七连、战友聚会之类的才明白他是名退伍军人。一贯严谨认真的作风加上老兵的艰苦奋斗精神,伍六一在工地上渐渐地小有名气。他工作十分出色,让人往往忽略他行动不便的情况。


工地的闲暇时间少得可怜,绝大部分工友都会在休息时间打牌、喝酒、吹牛、睡觉,放松自己的身心。可是伍六一这个敢对自己狠的人却抓紧分分秒秒学习。陆续考过了二建、一建,他知道自己不能止步于砌墙。


人有的时候的确需要一些命运的眷顾,我们通常称之为机遇。而几乎所有的机遇都只会发生在努力的人面前。那时候骆明生还只是个副理,正好有一次去工地视察。发现一处施工与之前的设计图有所出入。于是就找到负责任问具体原因,负责人介绍说一位工人在施工的过程中发现设计图存在问题,如果完全按照图纸施工可能会造成墙面的凹陷,进而危及到整个大楼的使用安全。施工领导小组经过开会讨论决定按照完善后的方案施工。


听负责人这么一说骆明生顿时来了兴趣,一位能发现设计图缺陷的工人!这是多么难得!于是决定亲自见见。伍六一临时被从升降梯中喊出来,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安全帽也没摘就灰头土脸的去了。骆明生仔细打量了一下伍六一,皮肤黝黑,眼神坚毅,一看就是个能干的人,只不过右腿好像不太方便。他诚恳地和伍六一谈了十几分钟,发现这是一颗被埋没的金子,当场拍板要伍六一跟着他回总公司做项目主管。


得到了上司的肯定伍六一更加刻苦,加上主管的工作相对于工地工人来说要轻松不少,所以他学得更多更深,以一个高中毕业生的身份惊人地考取了注册监理工程师。职位也从项目主管升到了副监理工程师。


“我,我想多接触一些大型项目增加经验,而且我目前还没有成家,负担比较小,做外地项目也没什么顾虑。”伍六一同时也在努力地说服自己这是个不错的机会。


“可以是小伍啊,这个隧道项目时间很长,可能要超过半年嘞。而且贵州山高水远,交通不太发达,冬天很冷,湿气也比较重。我们这个项目呢,又是在比较偏的地方,离市区特别远,都要住在工地,吃的方面那肯定也跟不上。我就是怕你的腿……就是担心你身体吃不消哇。你又是个拼命三郎,我可不希望我的左膀右臂为了工作把身体搞垮了。”


“谢谢您,骆经理。您说的我也考虑过了,您放心,我一定保证劳逸结合,正好贵州我也没去过,想去瞧瞧,嘿嘿。”伍六一露出了他那大狗狗般人畜无害的腼腆笑容。“再说了,这个项目咱公司里不是都不太愿意接吗?我看也不能再耽搁了。您相信我能完成好任务吧。”


骆明生知道伍六一打定了主意就不会回头,心想只好把他的后勤安排得更好一些了,看看这次他又能带来什么惊喜。于是说:“没办法,你想去就让你去吧。工程方面我肯定是放心的,记得一定要保重身体啊。到时候我会给你们小组的后勤多派几个人手,千万不要逞强。”


伍六一的失落中才终于混进一丝窃喜,逃避对他来说从未如此轻松。

【伍史】爱就爱吧(3)

不知不觉,等伍六一看完信,挂钟的指针早已转过了夜晚12点。一向严谨的他没顾上看时间,满头满脑都只想要一个答案。


“六一啊,”电话那头传来史今带着睡意的嗓音,“怎么了?”


伍六一自认不是一个胆小鬼,可是刚刚还在心里横冲直撞的问题此刻却徘徊在唇齿间,怎么也说不出口。他猛然间意识到自己的电话吵醒了班长,又是歉疚又是心疼,于是临时改变了主意,说:“啊,没事班长,不小心按错了。哎呀把你给吵醒了吧?”


“真没事?”


“真没事。不好意思,你接着睡吧,啊。”


“现在都几点啦?”史今睁开眼看了看屏幕上的数字,12:53,”你怎么又在熬夜,是不是今天加班了?“


“嗯。”伍六一心虚地应着,“我也准备睡了,先挂了啊。”


“怎么,现在都不爱和你班长说话了?这么急着挂电话。咱俩都多久没通话了,正好我也醒了,聊聊呗。”史今从被窝里爬起来,打开了床头灯,正准备把外套披上就听见伍六一说:


“今天太晚了,明天你我都还要上班。下次聊吧,晚安。”


还没等回话那头就挂了。史今拎着外套过了好半晌,然后噗嗤一声笑了,你想什么呢,他对自己说。


伍六一挂了电话,开始后悔自己的鲁莽。他不能允许自己问出那个问题,所以只好生硬地打断班长的询问。同时他也有些庆幸地发现,胆怯并非全无好处,至少让他没听见那个不想要的答案。如果答案早已成定局,那么自己还是晚点知道的好,越晚越好。


这一夜伍六一睡得极不踏实,他一直在想如何逃避给史今回信。那张照片已然抽空了他脆弱的勇气。他无法面对班长可能的恋情,更不知道如何面对自己的内心。他怕一下笔就控制不住缱绻的情思,只给对方徒增烦恼。


第二天他早早来到公司,敲响了经理办公室的门。“骆经理,贵州那个项目还是让我去吧。”

【伍史】爱就爱吧(2)

伍六一手上的动作停了下来,巨大的慌乱冲击得他头晕目眩,于是索性把额头抵在茶几边缘,盯着照片出神。然而他始终无法集中注意力,脑海里只是存留着史今的笑容,没有办法去留意照片的其他细节。


这个笑容曾经与自己每日相伴,如今它绽放在一个另一个人身边,一个姑娘身边。回忆如同夜晚的潮汐,慢慢涌上来,一点点吞没伍六一的失落。


征兵的时候,史今也是这样笑着对他说,跟我走吧。没想到这一走就是九年。

逞强做完256个腹部绕杠的时候,史今也是这样笑着接住他说,我可太稀罕你了。从此门门训练都要争第一。

冒雨出任务结果感冒发烧的时候,史今也是这样笑着摸摸他的额头说,我比你自己还更关心你呢。只有伍六一自己才知道连着两天装睡的滋味可真不好受。

当选为班副的时候,史今也是这样笑着揽住他的肩说,合作愉快。然后钢七连就有了一位最称职的班副。

在口袋里七掏八找的时候,史今也是这样笑着晃一晃手上不知道什么时候拿出来的烟,笑他,这还没到月底就没烟抽啦?于是便心安理得地享受着这特殊的待遇。

冲许三多发脾气的时候,史今也是这样笑着叫他,哎,六一!没想到后来许三多也成为了伍六一的牵挂。

送史今去车站的时候,他也是这样笑着递给伍六一一条烟,说以后少抽点,左一根右一根到底有什么好抽的。伍六一只拿出了一包,将其他的都塞回到史今手里——

“不会太久,也不会坏。”


伍六一突然从回忆中惊醒,因为他发现自己的承诺至今还未曾付诸实践。三年都快过去了,也许那条烟早就坏了,他苦笑了一下,拾起照片放在一旁,抽出信纸仔细地读起来。


信的内容并无太多变化,仍旧是一些日常琐事。伍六一来来回回看了几遍,发现通篇都没有提到那个姑娘,只是说最近去了一趟长白山,景色多好多美之类。


难道他们进展如此迅速,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就发展到了相约去旅游的地步?那为什么班长在信里什么都不说,这种事情为什么要瞒着我?是怕我伤心?不对不对,我只是他的战友而已。寄照片给我就是分享他的喜悦嘛。不过他的信总是很详细,连一件小事都不放过,信里没写他和这位姑娘的关系,那就说明他们没什么关系,一定是这样的。啊,不可能,没关系为什么要合照?并且还把照片随信一起寄过来了呢?……


伍六一再度陷入一种混乱,各种自相矛盾的想法在他的头脑中互相搏斗,他觉得这些念头就像是洗涤剂冲出的泡沫,越积越多,挤占脑海里的每一寸空间,逼得他无法正常思考,不得不喊停。还是打个电话问问吧,问明白了一切就都好了,他心虚地说服自己,拨通了史今的手机。





【伍史】爱就爱吧(1)

开始前的碎碎念:万万没想到2019年才第一次看《士兵突击》的我掉进了一个老坑中······爱这部剧爱得发狂,尤其萌伍史、袁许。可惜这俩现在都算是冷cp了,粮很少,也怪我入坑太晚,哭。lofter上面的文章我几乎都看过了,实在没办法,只能自己产粮,用爱发电了。


伍史的结局让人很伤感,尤其是伍六一,我决不允许我萌的cp不幸福!所以我要用自己的手给他们一个happy ending。所以请放心食用,不过不排除中途会有虐,毕竟苦尽甘来的糖更甜嘛。可以配合许茹芸的《爱就爱吧》,最近很爱这首。


还不到六点,天就已经全黑了,初冬的风已经彻底抛弃了秋季的温存,劈头盖脸地呼啸而来。伍六一把斜挎包取下,双手抱在怀里。不知是因为挎包本身的几层布料还是因为里面装着的东西,他忽然就觉得不冷了,心里的暖意漫上脸颊,走着走着,一个笑容就不知不觉地绽放出来。今天的挎包里除了那时刻随身携带的烟盒,还装着一封信,一封来自佳木斯的信。


尽管为了工作方便伍六一早早就买了手机,但他还是习惯于写信。因为他牵挂的人,比如三多、比如高城都仍在部队服役,打电话不太方便。至于史今,伍六一总怕打扰他工作,况且手机通话不能像信件一样能存下来,能时不时触摸对方的笔迹,揣摩他遣词造句的心情,更不能作为实体放在床头,供自己反复回味。


开了门,伍六一没有像往常那样立刻把信拿出来读,而是把包放在沙发上,收拾收拾就去做饭了。吃完饭他犹豫了一会儿,还是起身洗碗。洗完碗他站在厨房门口擦着手,注视着这个边缘已经磨破的棕色挎包。他很清楚,自己在害怕。尽管期待已久,但此时此刻,拆信的畏惧盖过了收信的兴奋,伍六一没想到自己竟然不敢去面对那个可能会出现的“结果”。


家里有点脏,还是先打扫卫生吧,他劝自己把内务整理好。等到整个屋子都窗明几净一尘不染了,他又劝自己:搞了半天一身汗,去洗个澡再看也不迟。直到把换下来的衣服都洗干净晾好了,伍六一才端端正正地坐在沙发上,他明白自己实在找不到推迟看信的理由了。


伍六一手指摩挲着信封,回想起半个月前史今信中的话。史今的文笔并不好,所以信也是干巴巴的,但这并不妨碍他每次都能写出厚厚的一叠纸。大概是跟伍六一比较投缘,史今总是有很多事情可以对他说,包括但不限于旅行社的工作、游客的趣事、哥哥的小孩、不断变化的天气和每天的饭菜。林林总总、包罗万象,简直是浓缩的日记。所以他很自然地提到了家里给安排的一次相亲,说自己原本不想去,结果见了面发现姑娘还挺不错,简单介绍了一下姑娘的条件,问伍六一有什么建议。


伍六一还没有忘记当时那种酸涩的感觉,整颗心好像突然掉进了冰冷的海水里,在痉挛中慢慢丧失热量。他一夜没睡安稳,左思右想,推迟了两天才给史今回信:我觉得挺好的,你要是觉得合适可以处处。这个时候他才发现自己是个口是心非的人,即使心里闷得透不过气,写出来的文字却是轻松愉快的,带着那么一点欲盖弥彰。


他撕开了信的封口,有点期待,又有点胆怯。期待的是,史今说和那姑娘处不来;胆怯的是,史今终于谈起了恋爱。他转而一想觉得自己有些自私,为什么会期待班长没谈成呢?你不是希望他能幸福吗?到底在怕什么?怕他不再对自己如此关怀?


就在伍六一拼命质问自己的档口,一张照片从信封里滑落。他低头去捡,却再也挪不开视线。照片上是两个人,史今,和一个姑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