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花花

生活之趣味

坐在老茶馆读萧红,有一种穿越古今的愉悦感。茶馆的花猫在竹椅子上蜷成一个圈,只露出粉红色的嘴巴,任谁经过也都一动不动。天灰濛濛,时而下着牛毛细雨,飘散到长着青苔的瓦片上,让人真切的感受到“细雨沾衣看不见,闲花落地听无声”的兴味。老人们讲着六个手指六个脚趾的奇人故事,空气中飘散开了淡淡的烟味。门口悬挂着褪色的IP电话标牌,敞着的大窗台上摆放着一部有年头的红色电话,透露出一种恰如其分的老茶馆气质。
掏耳朵的手工艺人走进来,走到她看起来是游客的人跟前,热情的介绍她的手艺,我也尝试了一回。麻酥酥的感觉让人想微微笑也想揉揉耳朵。
花猫醒了,踩着慵懒的步伐穿梭在茶客中间,蹭着人的小腿肚绕来绕去。几个茶客伸出手拍拍它的头,它很享受的把头往后一仰,看来都是老相识了。
老板和老板娘轮流提着大铁壶给众人添水,我点的碧潭飘雪也泡了四五道了,茉莉花香却依然不减。老人们的话题又转移到了反腐和中国的未来,颇有运筹帷幄的、指点江山的意味。环顾这个简陋却不减闲适的老茶馆,突然有些明白了周作人先生所说的“得半日之闲,可抵十年的尘梦”。
起身,去往下一站。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