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花花

【伍史】爱就爱吧(7)

听到电话里那个女孩对伍六一亲昵的表现,史今心头突然升起一股无名之火。他也不知道自己在发什么脾气,总之是不能再听下去了,他失态地挂断了电话。并且在之后伍六一回拨时任由铃声开始又结束,结束又开始。


史今仿佛对所有人都是温和而友善的,他好像没有棱角、没有脾气。只有伍六一知道,他的这位班长任性、执拗、着急的时候会说脏话、生气的时候不讲道理。今天史今又闹情绪了,在伍六一面前,而且这回还和以往不同,这种情绪是前所未有的,我们一般称之为——嫉妒。


史今双手抱头,努力使自己平静下来。他感觉到自己好像又回到了钢七连三班,回到了石桌石凳旁,回到了许三多刚来的那个时候。可是现在的情况比把许三多教成一个堂堂正正的兵还要棘手,他的班副好像恋爱了!


联想到之前半夜打错才打给自己的电话、鼓励自己和相亲女孩交往的话语、不再写信联络的坚决语气,史今才觉得自己着实有些迟钝了。太笨了,他对自己说,太贪心了。


从不迟到早退甚至轻伤不下火线的史今在众人的惊愕的目光中走出了公司,他跟前台说:“我生病了先回家,工作你对接一下吧。”是的,他的心病了。


回到家他鞋也没脱,直接坐在了沙发上发了好一会呆。然后起身给自己倒了一杯白酒,一边喝一边回想自己那深挚卑微的心思。他觉得自己可笑又可怜,于是笑笑又哭哭,一杯酒没喝完就醉倒在了地板上。


他正坐在步战车上佯装发脾气,看着伍六一深情地注视着自己,一步、一步踏着舷梯走上来,自己的心也跟着他的脚步,重重地一拍、又一拍。伍六一突然右腿往前一步,上身前倾,他轮廓分明的脸庞渐渐向史今贴近。史今的心突然收紧了,全身的血液都集中在一块,随时准备带着幸福奔逃向身体每一个角落。伍六一笑了起来,史今也笑了起来。可是一瞬间场景就变了,史今坐的不是步战车而是悬崖,自己没能抓住伍六一的手只能看着他急速坠落深渊。“六一——”


史今惊醒过来,满头大汗。还好是个梦。天刚蒙蒙亮,他打开电视准备看一会再去上班。电视里正在播报一则突发新闻:“今日凌晨,贵州省毕节市黔西县锦星镇境内突降暴雨,累计降水量达157.59mm,引发山体滑坡1.4万方。导致当地一建筑工地垮塌,5人受伤,2人失踪。目前抢险救援工作正在有序开展。”


“啪!”史今手里的遥控器掉在了地板上。山体滑坡、黔西锦星镇、建筑工地,六一!

评论(10)

热度(19)